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123直播开奖现场开奖结果查询 > 正文阅读

假冒注册商标案件中“与注册商标相同的”的认定问题法纳刑辩

发表日期:2019-08-06 16:15  作者:admin  浏览:

  在假冒注册商标案件中,法律规定假冒商标与注册商标必须为同一商标。若行为人对注册商标完全“照抄”,那么认定为同一商标确实毫无争议。但实际中,行为人往往会对注册商标进行一定程度的变异和改变,在目前国内尚无第三方权威机构进行相关法律认定,导致该问题成为实践中较为突出的争议焦点。

  根据最高院《关于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规定:

  (一)改变注册商标的字体、字母大小写或者文字横竖排列,与注册商标之间仅有细微差别的;

  (二)改变注册商标的文字、字母、数字等之间的间距,不影响体现注册商标显著特征的;

  从上面规定可以看出,最高院为缩小认定“相同商标”问题自由裁量的随机性,在“字体、字母大小、大小写、文字排列顺序、间距和颜色”等各方面都做出了具体的规定,大大降低了认定难度。但是,实践中仍然存在突破以上范围之外的“其他”情况存在。本文就以两个典型案列来具体说明,在何种情况下行为人对注册商标进行变异后仍然构成刑法意义上的“相同商标”。

  2014年至2016年期间,被告人王松在未取得四川省古蔺县久盛投资有限公司许可的情况下,擅自使用“郎“商标、“郎酒”商标、“贵宾郎”商标,生产、销售大量阿甘郎系列酒。

  2016年4月12日,四川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在被告人王松位于四川省成都市金堂县栖贤乡的公司内查扣使用“贵宾郎”商标的“阿甘郎”系列的假冒酒923件,价值人民币77532元;查扣使用“郎酒”商标的阿甘郎系列酒578件,价值人民币48784元;使用“郎”商标的阿甘郎系列酒2943件,价值人民币261899元。

  王松使用的商标与注册商标不相同,被告人王松的行为不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建议对王松作出无罪判决。

  在本案中,被控45度100ML阿甘郎酒(非升级版)属于白酒类产品,与贵宾郎注册商标所核定使用的商品种类相同,经进行比对可知,二者均为附着有文字及图案的扁平状玻璃酒瓶;在细节上,二者均使用金黄色的瓶盖,瓶口位于瓶身正面上方的左侧,在瓶身正面中部位置均有较大字体的红色郎字,郎字右侧有一长方形印戳并印有文字。贵宾郎注册商标瓶口位于瓶身上方左侧的设计,与酒瓶的惯常设计具有较大差异,是该商标最具显著性的部分,其瓶身正面中部位置突出标有较大字体的红色郎字,构成该商标的呼叫部分,也属于该商标的显著部分。

  被控45度100ML阿甘郎酒(非升级版)虽然瓶身中部位置的文字及图形有所不同,但站在隔离比对的情况下,其在整体上和要部特征上与贵宾郎注册商标在视觉上基本无差别、足以对公众产生误导,故应认定为假冒注册商标罪中的相同商标。

  本案中其余被控阿甘郎系列酒,虽然其会对公众产生误导,但与注册商标之间有明显差别,不应认定为假冒注册商标罪中的相同商标。

  被告人王松犯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

  (注:被告人均作出了不同程度的变异,确属于假冒注册商标罪中关于如何认定相同商标案件中“集大成”典型案件)

  广东天驰酒店设备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天驰公司)分别于2014年3月3日、2014年10月21日与启东通誉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启东通誉公司)签订了《恒大海上威尼斯酒店厨房设备采购合同》及《恒大海上威尼斯首期幼儿园厨房设备采购合同》,承接启东通誉公司投资成立的启东恒大酒店及恒大幼儿园中厨房设备的采购和安装等项目,约定部分厨房设备指定使用日本产“FUJIMAK”(福喜玛克)、英国产“HOSHIZAKI”(星崎)、意大利产“Electrolux”(伊某克斯)、中国产的德国品牌“Williams”(威廉士)、“SINMAG”(新麦)等商标的商品。

  为牟取非法利益,广东天驰公司总经理杨勇林低价从广州市白云区百旺制冷设备厂、上海久景商用设备销售中心、深圳玛克餐饮设备有限公司等国内厂家购进与所订合同功能相同的产品,在未经相关注册商标权利人许可的情形下,指使公司员工伪造“FUJIMAK”(福喜玛克)、“Williams”(威廉士)、“Electrolux”(伊某克斯)、“HOSHIZAKI”(星崎)、“SINMAG”(新麦)等假冒的商标标识粘贴于所购产品上,并于2015年3月将上述粘贴假冒商标标识的24套厨具陆续销售至启东恒大酒店及恒大幼儿园,非法经营额计人民币516147元,违法所得额计人民币297586元。

  一审认为被告单位广东天驰公司、被告人杨勇林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依法做出有罪判决。

  被告人杨勇林不符判决,提出上诉,上诉理由主要是:案涉产品上使用的五个商标标识与商标权利人的注册商标存在区别,不构成刑法意义上的相同商标。目前证据不能证明上诉人杨勇林及广东天驰公司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

  经比对,与注册商标“Williams”(威廉士)文字、呼叫相同,仅在英文左上部添加弧线,右侧添加地球标识,上述区别属于局部微小的差异,不影响整体的视觉效果,实质性无差异,构成刑法意义上的相同商标。

  假冒标识与注册商标Electrolux”(伊某克斯)商标构成要素、文字内容均相同,仅在方块与文字的布局上存在差异,但整体外观及视觉效果基本相同,亦构成刑法意义上的相同商标。

  假冒商标与注册商标相比,商标要素、布局、部分文字内容均相同,假冒商标虽然在黑圈内添加了“SHANGHAICO.DTL”文字,但上述文字字体较小,相比其他商标要素显著性较弱,在整体外观上与注册商标无实质性差异,亦构成刑法意义上的相同商标。

  假冒标识“SINMAG”,与注册商标“”相比缺少中文部分,而“新麦”中文部分在注册商标中处显著位置,两者在视觉上存在差异,故不构成刑法意义上的相同商标。

  从以上两个典型案列可以看出,即使行为人对注册商标作出超出“字体、字母大小、大小写、文字排列顺序、间距和颜色”方面的变异改变,但假冒商标仍然保留了注册商标的显著特征,通过隔离观察、远距离辨识仍能造成混淆的,仍然可以依据最高院司法解释,认定为刑法异议上的“相同商标”。

  如果注册属于图形文字的组合,行为人在变异中将注册商标进行了文字与图形,或中文与英文的拆解和割裂,仅仅使用了注册商标中的某一部分,笔者认为这样的拆解和部分使用破坏了注册商标的显著特征,使得假冒的商标与注册商标产生了显著的不同,两者不属于“相同商标”,不应由刑法来调整和处罚。这也是辩护律师辩护的突破口之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